現在位置 首頁>檢索服務>詳目式

全文限國圖網域開放

博碩士論文: 江西客贛語的特殊音韻現象與結構變遷=The Special Phonetic Traits and The Changes of The Phonological Structure of Hakka and Gan Dialects in Jiangxi.

  • 作者:彭心怡(Hsin-Yi Peng)(研究生)
  • 其他作者:羅肇錦(指導教授)
  • 語文:中文
  • 出版者:中興大學
  • 系所名稱:中國文學系所
  • 學位類別:博士
  • 出版日期:2010
  • 畢業學年度:98
  • 頁數:313
    • 主題:語言-其他
    • 關鍵詞:江西、客語、贛語、Hakka dialect、Jiangxi、Gan dialect
    • 國家:臺灣

    摘要:

    本論文《江西客贛語的特殊音韻現象與結構變遷》研究的內容主要鎖定贛語的中心區域-江西省。湖南、福建、安徽等地的贛語都是由江西贛語遷徙過去的。因此,要瞭解贛語,江西的贛語成了核心的關鍵。以江西省為研究範圍,討論江西省內的贛語與客語的相關語音音變類型與特殊音韻現象。研究成果可分聲母、韻母、聲調與韻尾

    研究成果

    (一)聲母-
    1.江西贛語南昌片今讀的全濁聲母為後起濁化的結果
    江西贛語南昌片古全濁聲母類的字今讀為濁音的,因為聲調表現為陽調,一時難以證明為後起變化,即經歷過中古全濁聲母清化後,又隨著贛語「次清化濁」的規律一起再變濁音;抑或是一直保留全濁聲母的格局?

    文中我們引用的何大安(1994)的說法,因為贛語大部分的次濁上聲字歸入陰上,所以贛語的聲母是官話型的演變,而不是吳語型的演變規則。也就是說,江西贛語與官話型一樣,都是先經歷「全濁聲母清化」,然後再發生「全濁上聲歸去聲」。所以今日在江西湖口、星子等地的贛語所見的古全濁聲母與古次清聲母讀為濁音的讀法,前者為陽調類;後者為陰調類,都是先經歷過中古「全濁聲母清化」為送氣清塞音、塞擦音後,再發生「次清化濁」的「規律逆轉」(何大安:1988)後的讀音。

    2.聲母的拉鍊式音變
    我們綜合了南方漢語方言(粵、閩、平話、客、贛語),為南方漢語常見的聲母的拉鍊式音變分出三種型態。型態一:幫、端濁化,型態二:兩套平行演變的拉鍊音變,型態三:只有送氣音音類進行拉鍊式音變。江西客贛語聲母的拉鍊式音變屬於型態三。

    3.影、疑、云以母

    4.日母字的音讀

    (二)韻母-
    從前文對江西客贛語韻母的描述裡,我們發現江西客贛語的元音結構有一個前化、高化的推鍊(push chain)規律,而這項元音前化、高化的推鍊規律也常見於其他的漢語方言。我們推測為推鍊的理由在於支思韻是晚到《中原音韻》時才獨立出來的,很顯然下圖左側的演變是較晚的,往前高化、前化的動力來自系統內部的壓力,為一推鍊式的力量。

    (三)韻尾與聲調-
    江西客贛語裡的三個特殊現象:(1).不連續調型(2)韻尾前新生一個i元音以及(3).邊音-l韻尾,都是重音在江西客贛語裡的不同表現。

    1.不連續調型
    吳語的鼻尾小稱與贛語的不連續調型,有著相似卻又逆反的音變過程。



    (1)吳語
    因語法上的需求加上鼻音的詞尾(鼻音是響音〔sonorant〕的一種,響音因為具有響度,所以具備重音)

    鼻尾(響度大)+小稱調(吳語小稱調以高調為主,具清晰響亮的聽覺感,鼻尾前的元音產生變長或變高的元音調整)

    鼻化+小稱

    小稱調(以高平調55為主)

    (2)贛語
    贛語重音表現在不連續調型上

    贛語在句末或詞末喜歡「拖音」(拉長音長,使其具有重音)

    聲調變為低升或拉長的聲調(聲調拉長是重音的一種表現)
    ↙ ↘
    餘幹入聲尾變成相應的陽聲韻尾 吉安縣文陂去聲調的元音拉長
    (鼻輔音響度大,相較於塞輔音韻尾可拉長) (元音變長是重音的表現)

    2.韻尾前新生的i元音
    韻尾前新生的i元音出現的語音環境有二:

    3.邊音-l韻尾

    4.韻攝分調
    韻攝分調的背後語音道理是韻尾部位的高低。
    5.「送氣分調」先於「次清化濁」
    江西南昌片贛語是兼有「送氣分調」與「次清化濁」的方言點,文中我們將利用送氣分調的聲學特點來證明南昌片的贛語是先發生「送氣分調」,然後再發生「次清化濁」的。

    6.「濁上聲歸陰平」的重點在「全濁字」而非次濁字
    江西客語與贛語都有「全濁上聲歸陰平」與「次濁上聲歸陰平」的聲調變化,但江西客語兩項音變都充分地具備;而江西贛語則是前項音變普遍可見,而後項音變卻偏少。本節我們將採用王福堂(1999)的說法,以為「各地方言的全濁上字都參與了歸入陰平的音變,而次濁上字是否參與音變則取決於有沒有其他聲調演變規律的影響。因此,濁上歸陰平這一音變的核心成分應該是全濁上字,而不是次濁上字」(王福堂:1999,P61)。因此我們並不把江西贛語「次濁上聲歸陰平」字例偏少的現象,認為是區分江西客語與贛語的截然分界標準。
    This paper aims at the implementation of a Hakka Text-to-speech (TTS) system on Internet. Our system is composed of the following four components: Text analysis, Mandarin to Hakka word translation, Prosody prediction, and Speech generation module. More than 2400 monosyllabic speech units and 2234 word speech units of Hakka and several silences with various durations have been recorded as basic units for speech synthesis. We add breaks to Hakka sentences to make speech sound more natural.
    We focus on adding breaks to sentences, with emphasis on deciding the types of break. There are three types: major break, minor break and no break. We train a break model and predict break by Bayesian network classifier. Fourteen students familiar with Hakka evaluated the synthesized speech for speech quality. Based on the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it is obvious that our system can provide clear and natural synthesis speech.

    目錄:

    第壹章 前言 1
    一、研究動機 2
    二、研究方法 2
    (一)比較法 3
    (二)方言地理類型學 9
    (三)疊置式音變揭示漢語方言往同質語言系統發展的傾向 10
    (四)音系結構的系統性-組合、聚合關係的應用 11
    三、文獻回顧 12
    四、研究目的與對象 15
    (一)客語 15
    (二)贛語 16
    (三)對粵、閩語的認識 17
    五、採用的語料與方言點 18

    第貳章 聲母的演變 36
    第一節 江西客贛語濁聲母演變的相關規律 36
    一、江西贛語的「次清化濁」為「規律逆轉」 36
    二、江西贛語古「次清」、「全濁」聲母的今讀類型 37
    三、擦音的不對稱性與來母的系統空缺性 37
    四、次濁上聲歸併的兩種類型 39
    五、「全濁聲母清化」與「全濁上聲歸去聲」的順序 41
    六、「送氣分調」先於「次清化濁」 43
    七、附論:官話入聲韻尾的消失在全濁聲母清化後 43

    第二節 江西客贛語聲母的拉鍊式音變 45
    一、南方漢語聲母的拉鍊式音變 45
    二、精、清聲母演變的遲速 49
    三、南方漢語拉鍊式音變的三種型態 50
    (一)型態一:幫、端濁化 50
    (二)型態二:兩套平行演變的拉鍊音變 51
    (三)型態三:只有送氣音音類進行拉鍊式音變 52
    四、江西客贛語聲母為型態三的拉鍊式音變 52
    五、其他漢語方言因為高部位發音而塞化的例子 63
    六、江西贛語的知三章系聲母讀為k類舌根音的情形 63
    七、附論:開平、鶴山(雅瑤)不含唇塞音的背後原因 65

    第三節 影、疑、云以母的ng-聲母 71
    一、古影、疑母在漢語方言中的一般演變趨勢 71
    二、江西贛語影母字有由零聲母0-產生一舌根ng-聲母的表現 72
    三、江西贛語的云、以母音讀是ng-聲母不配i、u(v)、y元音的旁證 76
    四、疑母的演變方向—ng-聲母在a、o、e元音之前保存良好,i、(v)、y元音之前保留程度差 76
    五、非高元音的共鳴腔大是突顯鼻音ng-聲母的主因 77
    六、古影母ng-聲母的產生是內部發音器官預備發音的肌肉動作 78
    七、閩語古疑母的舌根鼻音ng-聲母還未站在啟動丟失的起跑線上 79

    第四節 日母字與泥母字在江西客贛語的音讀表現 82
    一、日母字(不含止開三日母字) 82
    二、泥母字 87
    三、止開三日母字的音讀類型 89

    聲母部分的總結 94

    第參章 韻母的演變 97
    第一節 止攝聲母與韻母的類別 98
    一、知三章組聲母捲舌聲母與去捲舌聲母兩讀並陳 98
    二、南京型往武漢型邁進
    三、精莊聲母都有舌尖元音的表現(開口韻部分) 99
    四、愛歐塔化所透現出的「止攝」意義 101
    五、知三章的韻母型態 103
    六、止攝開口三等的韻母型態 107
    七、止攝合口u介音 107
    八、小結 114

    第二節 魚虞合流層與魚虞有別層 116
    一、魚虞合流層 116
    (一)以精組為比較起點看合口成分的保留 117
    (二)牙喉音組的韻母類型 120
    (三)牙喉音的補充部分 122
    二、遇合三的莊組韻母可視作一等韻 122
    三、魚虞相異層 123

    第三節 流攝的聲韻搭配關係 131
    一、流攝韻母類型與聲母類型的相乘 131
    二、摒除莊組字後的流攝聲韻母的搭配組合 133

    第四節 蟹攝三、四等字的原型韻母探析 136
    一、閩語 136
    二、廣東粵語 137
    三、客、贛語 139
    四、江西客贛語 141

    第五節 一二等韻母元音的對比 143
    一、江西客贛語的一二等韻母元音對比 143
    (一)零韻尾前(-0) 144
    (二)前高韻尾前(-i)—蟹攝一等重韻的內容 151
    (三)-u韻尾之前(-u) 152
    (四)雙唇鼻韻尾之前(-m) 155
    (五)舌尖鼻韻尾前(-n) 161
    (六)舌根鼻韻尾前(-ng) 165

    第六節 莊組韻母的特殊性與一等e類元音韻母 171
    一、特殊的莊組字 171
    二、一等e類元音出現的語音環境 173
    (一)u元音之前(-u) 173
    (二)雙唇鼻韻尾之前(-m) 174
    (三)舌尖鼻韻尾之前(-n) 176
    (四)舌根鼻韻尾之前(-ng) 177
    (五)零韻尾(-0)前(附論-i) 184
    三、相配合口的一等e類元音韻母系列 189
    (一)雙唇鼻韻尾(-m)之前的合口韻 189
    (二)舌尖鼻韻尾(-n)之前的合口韻 195
    (三)舌根鼻韻尾(-ng)之前的合口韻 200

    第七節 三四等格局的對比 203
    一、三四等對比的環境 203
    二、陰聲韻(-0) 203
    三、舌根鼻韻尾前(-ng) 209
    四、舌尖鼻韻尾前(-n) 217
    五、雙唇鼻韻尾(-m)前 224
    六、i韻尾與u韻尾之前(-i、-u) 229
    七、小結 231

    第八節 三等的e類韻母 235
    一、「貌似」三等e類元音的韻母 235
    二、三等e類元音韻母出現的環境 237
    (一)-u韻尾前(-u):尤、幽韻 238
    (二)雙唇鼻韻尾前(-m):深攝三等字 239
    (三)舌尖鼻韻尾前(-n):臻攝三等字 244
    (四)舌根鼻韻尾前(-ng) 252
    (五)-0(附論-0) 258

    第肆章 聲調與韻尾 261
    第一節 江西客贛語的三種特殊韻尾現象 261
    一、不連續調型 261
    二、韻尾-p -t -n前新生一個i元音 270
    三、邊音-l韻尾 273

    第二節 入聲韻的韻攝分調 279

    第三節 送氣分調 286
    一、江西贛語的送氣分調 286
    二、吳語吳江方言的送氣分調 287
    三、南昌片贛語送氣分調的分組討論 291

    第四節 全濁上、次濁上歸陰平 294

    第伍章 結論 300
    一、研究成果 300
    二、不足處與未來的開展 305

    參考書目 306